近况5.20-6.1 - 56Kb/s

箴言3:6

在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他,他必指引你的路。

毕业

念三载悠悠,今如一梦。

    关于毕业这件事,从小学、初中至今,轻而易举的可以想通。早年的时候,那时候还较淳朴,觉得和一起学习(玩的很好)的人分别是极其的悲伤的,但更深的悲伤来自对以后新环境的不熟悉,所以由那时起,毕业这两个字就掺杂了一些悲伤的气息。到了少年的时候(不值得回忆以至于忘了),虽不记得细节,但用痛苦二字概括足矣。到了青年的时候,同样的三年时光,因为自己心智的开化过得似乎更多彩了些,但也不很快乐(也或许是我对快乐的误解)。也确实很同学们实实在在的经历了许多,但毕业这件事却失去了它应有的厚重,或许是我太不合群,没有感受到毕业应有的喜悦和悲伤,却感受到一种莫名的疏离感。合群也好,不合群也好,三年终究也还是过去了。其实说到底,大家无非就是偶然分到了一个班,偶然分到了一个宿舍,对于大部分同学来说,也就是一起学习、一起住而已,但我还是敬畏这偶然中的确定性,所以也就理所当然的在记忆中为这三年腾了一片空间,但疏离感是实实在在存在的,所以更多的记忆,我自然保留给了没有被疏离感笼罩的那一部分。说到底,有这种把自己分别开来的心情就好了,作为自己来说,多多少少要和“大家”保持一些不同,以期和大家更好的相处。

    有缘(偶然中的确定性)再见!

音乐

竖琴yyds!实际上竖琴只要是在有狩猎活动的部落演变成的国家中都出现过(竖琴由弓演变而来?)

  • 亨德尔降B大调竖琴协奏曲

薄伽梵歌·一

  • 毗湿摩篇·二十四章:(黑天告诉阿周那,肉体会死亡但自身是永恒不朽的,作为战士应担负起战争应付的责任)

薄伽梵歌

全胜说:

在二十三章,阿周那要求黑天将战车停在两军之间。当阿周那看到亲友在敌军中,便失去了勇气而决定不再战斗。

阿周那满怀怜悯,眼中饱含泪水;看到他精神沮丧,黑天这样说道。

吉祥薄伽梵说:

你怎么在危急关头,成了畏缩的卑贱者?这为高贵者所忌讳,不能进入天国享殊荣。阿周那啊!别怯懦,那样与你不相称,抛弃委琐的软心肠,站起来,折磨敌人者!

阿周那说:

在战斗中,杀敌者啊!我怎么能用箭射击这两位可敬的人,毗湿摩和德罗纳?即使在世间乞食谋生,也强似杀害尊贵的老师;即使杀害贪财的老师,我的享受也会沾上鲜血。我们胜或者他们胜,我不知道哪个重要;杀死面前这些持国的儿子,我们也不愿意再活。我受到心软的弱点伤害,思想为正法困惑,请开导!我是你的学生,求你庇护,明确告诉我该如何是好?即使获得无比富饶的王国,甚至获得天国世界的王权,我也实在看不出,有什么能解除我烧灼感官的忧患?

全胜说:

对感官之主黑天,阿周那说了这些话,最后说道:“我不参战。”然后,他保持沉默。阿周那精神沮丧,站在双方军队之间,婆罗多子孙啊!黑天仿佛笑着,说了这些话。

吉祥薄伽梵说:

你说着理智的话,为不必忧伤者忧伤;无论死去或活着,智者都不为之忧伤。我、你和这些国王,过去无时不存在,我们大家死去后,仍将无时不存在。正如灵魂在这个身体里,经历童年、青年和老年,进入另一个身体也这样,智者们不会为此困惑。与物质接触,贡蒂之子啊!冷热苦乐,来去无常,婆罗多子孙阿周那啊!但愿你能忍受它们。智者对痛苦和快乐,一视同仁,通向永恒;这些东西,人中雄牛啊!不会引起他们烦闷。没有不存在的存在,也没有存在的不存在,洞悉真谛的人们,早已察觉两者的根底。这遍及一切的东西,你要知道,不可毁灭;不可毁灭的东西,任何人都不能毁灭。身体有限,灵魂无限,婆罗多子孙阿周那啊!灵魂永恒,不可毁灭,因此,你就战斗吧!倘若认为它是杀者,或认为它是被杀者,两者的看法都不对,它既不杀,也不被杀。它从不生下或者死去,也不过去存在,今后不存在;它不生,持久,永恒,原始,身体被杀时,它也不被杀。如果知道,阿周那啊!它不灭,永恒,不生,不变,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杀什么或教人杀什么?正如抛弃一些破衣裳,换上另一些新衣裳,灵魂抛弃死亡的身体,进入另外新生的身体。刀劈不开它,火烧不着它,水浇不湿它,风吹不干它。劈不开,烧不着,浇不湿,吹不干,它永恒,稳固,不动,无处不在,永远如此。它被说成不可显现,不可思议,不可变异;既然知道它是这样,你就不必为它忧伤。

即使你仍然认为,它常生或者常死,那么,你也不应该为它忧伤,大臂者!生者必定死去,死者必定再生,对不可避免的事,你不应该忧伤。万物开始不显现,中间阶段显现,到末了又不显现,有谁为之忧伤?有人看它如同奇迹,有人说它如同奇迹,有人听它如同奇迹,而听了也无人理解。居于一切身体内,灵魂永远不可杀,因此,你不应该为一切众生忧伤。

此处略去两段……

阿周那说:

智慧坚决,专注入定,怎样描述这类智者?他们怎样说?怎样坐?怎样行?黑天啊!

吉祥薄伽梵说:

摒弃心中一切欲望,惟有自我满意自我,普利塔之子阿周那啊!这是智慧坚定的人。遇见痛苦,他不烦恼,遇见快乐,他不贪图,摆脱激情、恐惧和愤怒,这是智慧坚定的牟尼。他不贪恋任何东西,无论面对是祸是福,既不喜欢,也不憎恨,他的智慧坚定不移。他的所有感觉器官,摆脱一切感觉对象,犹如乌龟缩进全身,他的智慧坚定不移。除味之外,感觉对象远离戒食的人,一旦遇见最高存在,连味也远远离去。即使聪明而又勤勉,怎奈感官激动鲁莽,强行夺走他的理智,贡蒂之子阿周那啊!用瑜伽控制感官,一心一意思念我;由于感官受到控制,他的智慧坚定不移。

如果思念感官对象,就会执著感官对象,从执著产生欲望,从欲望产生愤怒。由愤怒而产生愚痴,由愚痴而记忆丧失,记忆丧失则智慧毁灭,智慧毁灭则人也毁灭。而控制自己的人,活动在感官对象中,感官受到自我控制,摆脱爱憎,达到清净。达到清净的人,脱离一切痛苦;由于心灵清净,智慧迅速稳定。不能约束自己的人,没有智慧,也没有定力;没有定力则没有平静,没有平静,何来幸福?感官游荡不定,思想围着它转,智慧就会丧失,犹如大风吹走船。因此,大臂阿周那啊!谁能让自己的感官摆脱感官对象束缚,他的智慧坚定不移。

芸芸众生之夜,自制之人觉醒;芸芸众生觉醒,有识之士之夜。欲望进入他,犹如江河流入满而不溢的大海,他能达到这种平静,贪欲之人无法达到。摒弃一切欲望,摆脱一切贪恋,不自私,不傲慢,他就达到平静。这是梵之所在,达到它,就不愚痴;立足其中,阿周那啊!死去能够达到梵涅?